经典案例
山东盛强律师事务所
联系人:王主任
手机:13505401592
地址:济南化纤厂路7号蓝调国际1号楼商业房106号
经典案例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经典案例

山东盛强律师事务所|重罪辩成轻罪缓刑成功案例

日期:[2014-4-4 17:12:26]   共阅[200]次

一、简要案情:

朱X,男,汉族,长发,1990年3月6日出生,宁阳县人。2013年3月1日凌晨,朱X在网吧钱包被偷心情不好,出网吧去上厕所,无意中发现对面四合院内有一扇窗户未关,朱X遂跳墙进四合院内从窗户进入房间,但翻箱倒柜也没找到有价值的东西,准备跳窗出去,结果不小心将桌子上玻璃瓶弄掉地上摔碎,隔壁房屋一中年妇女商X听到声音出来,一把抓住了刚从窗户跳出还没站稳的朱X,朱X胡乱拍打商X的手,意图使商X松手,可商X紧紧抓住朱X的长发不放并大声呼喊:房东快来抓贼啊,家里进贼啦!很快,房东从房间跑出拨打110。朱X一看房东是个男的,怕挨打就没敢再挣脱,蹲在地上等着110来。一个月后,宁阳县人民检察院以抗拒抓捕盗窃转化为抢劫为由将朱X起诉到法院要求判处抢劫罪。

二、法院判决结果

在审判阶段,王林律师接受朱X父亲委托,担任朱X的辩护人。经过庭前阅卷以及会见被告人。王林律师认为,朱X的行为只构成盗窃罪未遂,不构成抢劫罪。经过王林律师的有理有据有节的辩护,法院组成合议庭两次开庭审理,终于采纳了王林律师的辩护意见,最终判处朱X犯盗窃罪三年缓刑。

附:辩护词

尊敬的审判长、审判员、书记员:

我作为本案被告人的辩护人,经过庭前阅卷以及会见被告人,对本案案情有了一定的了解,通过今天的法庭调查,辩护人对本案案情有了更加清楚的认识,故发表辩护意见如下,希望法庭能够采纳:

一、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有误,不是抢劫罪,而是盗窃未遂。

我国刑法269条转化为抢劫要同时满足三个条件:(1)行为人犯盗窃、抢夺、诈骗罪,这是转化的前提和基础;(2)为窝藏赃物、抗拒抓捕或毁灭证据,(3)当场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。

本案中,被告人的行为不具备转化犯的第(3)个条件,被告人没有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。

首先,本案中受害人没有任何伤情,既不是轻伤、轻微伤,更不是重伤。那么,没有司法鉴定结论,单凭证人证言就能证明被告人实施暴力了吗?显然,证据不够确实充分。

其次,本案中受害人也没有受到任何威胁。

为了证实被告人没有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,不防看一下**机关的卷宗:

2013年3月12日的工作记录中记载:

……受害人XX自称左手拇指关节处有伤情,随即去医院检查,医生告知其无伤情,因此无法进行法医鉴定。

2013年3月12日10时50分至11时30分关于房东的询问笔录中记载:

问:现场有人受伤吗?

答:我没有看到现场有人受伤。

由以上记载,不难看出,公诉机关没有证据证明被告人使用了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。虽然,被告人为了挣脱,用拳头弄被害人的手几下,但这不能说明就使用了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。

《刑事诉讼法》第五十三条规定,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,重调查研究,不轻信口供。

证据确实、充分,应当符合以下条件:

(一)定罪量刑的事实都有证据证明;

(二)据以定案的证据均经法定程序查证属实;

(三)综合全案证据,对所认定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。

结合本案,被害人是否有伤情?被告人是否有伤情?被告人与被害人都没有伤情,那么对谁实施了暴力?如果被告人抗拒抓捕对被害人实施暴力,那么被害人为何没有伤情?

这些合理怀疑,并不能被排除。没有伤情鉴定结论,仅凭被害人及房东两人的口供很难令人信服。而且,被告人并没有打人的意思,被告人的供述与被害人及房东两人的证言相矛盾,不能形成有效的证据链。

所以,关于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的事实不清,证据不确实、不充分,不能排除合理怀疑,依法不构成抢劫罪。

二、根据司法解释,盗窃转化为抢劫,即便是使用了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,也只限于情节严重的情形。而本案中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盗窃既遂,也没有造成被害人伤害的严重后果,不属于情节严重的情形,依法也不构成抢劫罪。否则,将违反教育为主、惩罚为辅的刑罚原则

1988年《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如何适用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的批复》规定:“在司法实践中,有的被告人实施盗窃、诈骗、抢夺行为,虽未达到数额较大,但为窝藏赃物、抗拒逮捕或者毁灭罪证而当场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胁,情节严重的,可按照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的规定,依照刑法第一百五十条抢劫罪处罚。如果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情节不严重、危害不大的,不认为是犯罪”。

虽然,该司法解释已经过时,但是,该司法审判精神仍符合“教育为主、惩罚为辅的刑罚原则”。

三,被告人的行为属于盗窃未遂,依法可以减轻处罚。

我国《刑法》第二十三条规定,已经着手实行犯罪,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,是犯罪未遂。

对于未遂犯,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。

四,根据本案案情,从教育为主、惩罚为辅的原则出发,被告人具有诸多法定或酌定从轻处罚的情节。

1、被告人此前并无违法犯罪的前科,社会行为表现良好,本次行为,完全是因为一时糊涂引起的,被告人对自己行为的发生后悔不迭。

2、被告人的行为,必然要受到法律的惩罚,但是,被告人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行为,坦诚认罪。所以,辩护人认为,被告人认罪态度较好。依法应从轻处罚。

在公安机关的几次询问过程中,被告人均积极予以配合,始终怀着悔罪的心情,如实供述自己的所作所为,所供述的内容无隐瞒、无捏造等推脱责任的行为。既然被告人以自己的行动表示悔改,坦白交代所犯罪行,人民法院也应落实坦白从宽的政策,以示对被告人诚信行为的肯定,根据最高法、最高检和司法部颁布的《关于适用普通程序审理公诉案件的若干意见》第九条关于“人民法院对自愿认罪的被告人,酌情予以从轻处罚”之规定,辩护人认为:被告人坦白认罪的态度完全符合相关法律规定,请法庭对被告人量刑时予以充分考虑。

基于以上事实与理由,被告人的行为依法不构成抢劫罪。对于被告人的盗窃未遂,根据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,依法应对被告人酌情从轻或减轻量刑。希望法庭庭念其是初犯、偶犯,且其认罪、悔罪态度较好、盗窃未遂的法定情节上,对被告人适用缓刑。

希望法庭能够采纳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辩护人:  王 林  律师

山东盛强律师事务所 主任

2013年5月17日

附 王林律师联系方式:手机13505401592,办电0531-88710569.

电子邮箱:wanglinlvshi@163.com  网址:http://sdsqls.5858.com/